本命曜邪

你好~请多指教!
这儿咸鱼一条,现在越来越咸了
如果有空请务必催一催
麻烦来个人啊……

昨天建的云萝号。

能不能来个人跟我一起玩啊啊啊……

来来来校运会摸的鱼看一看啦。


P1-2是同学的人设,P3-4是我的人设。


讲真,铅笔上色是真的爽(点赞

昨天在江南茶馆的幼儿园小朋友们^_^给他们拍了毕业照。



小沧海:老师!我们这里混进来一个光头!


老师(云梦):那就烤了吧!(附带烧烤图)

???:Sliver
[第九个坠入地下的孩子]
这个孩子,是Frisk的同学,也许不仅仅是同学。
她沉默寡言,总是在发呆,别人叫她也不一定会回应。
其实是个很爱幻想的孩子。
即使十分清楚这个世界的残酷之处,也依然相信着美好的存在。
因为……
“Frisk不就是那样的人吗?”
[……可怜的人哟,]
[当你知道了真相之后,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]
[不过还没到时候。]


……其实,她以前不是这样的。
她以前很爱笑,
她以前充满了童心,
她以前也像普通的小女孩一样,
她以前喜欢粉红色,喜欢蝴蝶结,喜欢漂亮的连衣裙,
……以前,她的灵魂充满了幸福、快乐、同情心与爱。


[但现在呢?]
[抱歉,什么也不剩了。]

美术社的作业画了大鲵的绝杀福和猹
感觉……气势不太够啊……

不知为啥想弄一下人设……
①袖子贼拉宽,缝着一根带子(一大兴趣爱好就是甩着玩),裤头有个牌子。
②背上(也许是腰上)有两对翅膀,只有大的那对能用。
③平时耷拉着上眼皮,激动的时候会睁大眼睛,瞳孔会变得尖细。???的时候眼睛会……
④特别喜欢把纸贴在脸上,有时会在纸上画点什么,比如……=)
[其实热的时候会换套薄一点的衣服]

自己给自己的生日贺图( ̄▽ ̄)
加入了ut的元素,假装是那边的大家给这儿庆生
*Happy Birthday

[Afterneutral]关于六个灵魂的故事(一)

耐心(patience)
不管怎么说,那天的天空真的相当美丽。
夕阳染红了大半边天,颜色逐渐过渡成幽幽的蓝,几拂缥缈的云像火似的,撕扯着天,仿佛要把天空烧尽。
那天的故事,也是相当的美丽呢。
原本应该静谧无比的空地传来了孩子的嬉笑声,一阵风拂过了铁丝网,拂过了地上的草,拂过了孩子的脸,拂过了那双如湖水般清澈的眼睛,留不下一丝痕迹。大人们总是无趣的,不是么?自由的心不会被任何东西禁锢,哪怕是大人的命令也不能改变什么,拥有着这种心的他们天生就该像鹰一样,在广阔的天地间穿梭。
安静的空气流转起来,聚拢成一股风,紧跟在追逐打闹的孩子们的后面。凉爽的风扑面而来,涌入肺中,让剧烈跳动着的心脏得到舒缓,感受着自由。
不过,乐极生悲这个词,你听说过么?
细细的铁丝精准地捅入眼中,迟到的疼痛铺天盖地般席卷而来。
什么也不想听,什么也不想说,什么也不想知道。就只是像疯了一般抓挠着眼眶,但仍是改变不了已定的事实。
右眼,失明。
善于飞翔的鹰被折断翅膀禁锢在鸟笼中,自由的心早已消失。往日如湖水般静谧的眼中波涛汹涌,最终归于虚无。
“红色象征着幸福,这是我的一个朋友说的。”
是呢,说得没错。
但是红色的缎带,已经褪色了呢。

Afterneutral[大概是故事补全]

是一个雨天,再普通不过的雨天。
原本是这样想的,但还是忍不住加上了“大概”两个字。原因是这个想法的主人本身就在做一件不平凡的事。
在某一天,登上了传说中存有怪物的Ebott山。
如果仅是这样也罢了,但小小的人不仅是要登上Ebott山,而且还要寻找传说中的怪物。

登上Ebott山的人再也没回来,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,现在的Ebott山更为神秘:登上山的人无一例外都会在森林中迷路,然后在第二天的早晨莫名其妙的走出森林,来到山脚下的村庄。为此,许多的传闻开始流行起来,试图解释这一现象。而其中的一种传闻尤为突出,它的发起人,是第一个从Ebott山回来的人,Frisk。
“一定是有哪个善良的人用魔法把他们送出来了吧。”那个孩子是这样说的。理所当然的,被大家嘲笑了呢。
但有人相信了呢,Frisk不会说谎。

原本细碎的雨有变大的趋势,小小的人加快了脚步,她看到了一个山洞。
跟Frisk说的一样。
暴雨骤然而至,小小的人躲进了山洞。脚下一空,失重感接踵而至。
[会死么?]*谁知道呢?=)

现决心:Chara
[第一个坠入地下的孩子]
怎么说呢……在这个AU里,Chara是个好孩子。
ta并不是所谓的喜好屠杀的人,充其量只能说是个调皮一些的孩子。
在Frisk的“旅途”中,ta只是充当一个旁观者罢了。
那时Frisk能够感受到ta,ta也能够感受到Frisk。
ta知道他们其实是同一类人。他们都不过是旁观者罢了。


但在玩家与Asgore的战斗中,ta却有了执念。
ta恨那个杀害ta家人的家伙,ta想痛骂一顿那个家伙。ta想问他一句话。
*你有什么资格,有什么理由,去伤害别人?
ta知道,这充其量只是一个想法而已。
因为自己早已死去,所以什么都做不了。
这不公平。
凭什么他可以随意杀人?!
凭什么他可以把我们当成玩具一样玩弄?!
凭什么我们不能报复他?!
凭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?


直到那个家伙离开了地底,Chara都没有平静下来。
*果然,人类都一个样。
但在那时,一个鲜红色的人类灵魂从结界外飘进来。
Chara想起了自己曾经拥有的力量——决心
灵魂飘到Chara透明的身影前,与ta融为一体。
*……有什么地方不对!
ta发现,自己并未获得真正的身体,ta依然是一个幽灵。
而Frisk,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从那以后,Chara定居在遗迹的入口,望着遥远的一个光点,不知在想什么。